千衾

“未知苦处,不信神佛。”

一见钟情(病娇)

沅有芷兮澧有兰,思公子兮未敢言。  
        一见钟情,是这个世上,最卑微的爱情。只因遇见了你,一眼万年。
  尘埃,多卑微啊,甚至不敢对你说一句话,给你送一颗糖。你甚至,还不认识这颗尘埃。它细细的审视自己,又抬头痴恋地看着你,恨不得把自己磨成闪亮的宝石,只是想让你多看它一眼。当然,它喜欢把自己幻想成锆石。
  本来它的心里,有一个空空的罐子,等着甜甜的糖果把这个罐子填满,满得溢出来。后来,它遇到了你。“叮——”罐子里有了一颗糖。它想把自己和你都揉碎在一起,用甜甜的汁液浸透,封在罐子里,日日夜夜都看着你,守着你,不让你逃掉。
  当然,现在这个罐子还是空的。
  后来啊,它看到你跟别人进行着它幻想中的举动呢。自己的甜蜜,自己的糖,被别人的口水玷污了,融在了别人口腔里,丝丝甜意,苦得发呕。
  这是什么声音?是罐子碎掉的声音啊!再这样下去会坏掉的,会坏掉的。想要什么东西...能把罐子补好。啊!换一个罐子就好了啊!
  尘埃也想成为你的Jupiter,你的守护,你的唯一;想成为你唯一的星茫,只照亮你一个人;你的眼里,不能有其他光...
  那么,就把其他的阻碍都斩断吧,呐!

「一受封疆」结局续写HE

——这圈真冷啊,像这文的结局寒了我的心。

    “那就这样吧王爷。我祝王爷万寿无疆,拥万里江山,享无边孤单。”
    韩朗猛地从梦中惊醒,鲤鱼打挺般坐起来。将离已解,他也得以放松能安心入眠,但是梦里总响起华容这句话,以及他死前的决然。
    “你当真这么狠啊,楚二公子。当真想我享这无边孤单?”周遭自然没人答他,韩朗只好整整思绪,上朝。
    以前自己口口声声对怀靖说的什么“天下姓周不姓韩”如今倒是打脸了,不知将来自己百年归老,这天下又是谁夺?
    华容死后,韩朗便不再爱别人的后庭,朝事理完过后,他一时就无聊下来,身边没有那一根葱时常怼他,竟好不自在。所以,他只好终日胡思乱想。
    近日听闻流云和华贵人开了一家拉面馆,两人生意不温不火,有些客流却不怎么忙活,日子倒过得悠然。
    这倒是让韩朗想起与华容他们在洛阳生活的那段日子,怕是那段日子是自己与他最逍遥的日子了。那时,华容已经答应不计前嫌与自己生活了。
    韩太傅一向任性,当了皇帝更没人挡,索性丢下国事前往洛阳。说来巧,那日倒贴上抚宁王府的小状元,真成了一番事业,在吏部谋了一翻好差事。
    韩朗马不停蹄,几日后终于到了洛阳。许是“近乡情怯”,他不着急去找当时生活的地方,慢慢踱步,脑子里却是想着那根葱。
    他嗤笑一声,“呵,何时变得这么没有出息了?”
    到了先前住处,房子早已破败,可唯独之前种下的紫藤花,却在一片惨败之中,挺着傲骨,开得粲然。
    “倒是像他。”
    他走进去仔细端详这一簇簇花团,本想伸手折下一枝,手碰到花瓣时却兀的收回。
    “罢了。”
    他茫然地回过头,只见一片荒芜之中,站着一抹葱绿的身影。
    “华容!”他冲了过去,终是与挚爱,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完

(开放性结局。我并不希望他二人在一起的,华容华总受,虽当受则受,但作为楚家人,如何让他不计前嫌与灭门仇人在一起?再一把刀,作者说华容没有爱过韩朗。)ooc是有,致歉。

我帮到你了吗?

初三的时候,我做了一个梦。

梦里有一棵很大很高的树,满树都是粉色的花,我没看清是桃花还是樱花。感觉这棵树像游戏里那种场景树。

我走到这棵树下,听到了一个女人很惨烈的叫声“帮帮我!帮帮我!”很惨烈,很真实。我急急忙忙地跑开了,呼声在我身后回荡。越来越小声,然后我醒了。

我以为这是我游戏玩多了的后遗症,没在意。可第二天,我又梦到了那个场景。还是那棵树,满地的花瓣,以及那个女人的呼声。

她这次可能注意到了我,呼声简直是冲着我来的,“帮帮我!”我没理她。然后我就感觉有一股力量把我提了上来,就像是一只手拉住了我在空中甩,花瓣朝我脸上打来,那种像在坐过山车一样的失重感,很真实。

我受不了这种感觉,喊了一声“我答应你!”梦境骤然消失,我醒了。

后来我再也没有梦到这个场景,我真的想再见那个女人,问她一句“我帮到你了吗?”

红娘(1)

    江南水阁,亭台轩榭;树影婆娑,清风微荡。
    斑驳树影下,站着一个人。一袭红衣飘袂,手持一把红伞遮住了脸上神色,肤若凝脂映得唇格外殷红。
    美人自己处望着一个方向,露出一点惋惜的神色:“这红线,断得真可惜。”
    美人抬起伞露出那双如深潭般的眼眸,像是感叹了一会又抬步离去。
    “月老那个混账,自己的事不处理好让我收尾。说那对人三世情缘不见你把红线牵紧一点。”美人嘴上在抱怨,脸上却不见什么神色。
    元宵佳节。
    晚间大街灯火通明,周围男男女女,郎情妾意。河上花灯一盏接着一盏,幽幽灯火映着情意。
    这时,一白衣女子将自己的花灯轻轻放入河中,眼神悠远而期待。
    红衣美人将伞一抛,红伞随风张开,顺风飘去,美人纵身一跃跳上伞面,足尖一点顿间飞掠出去。挥手将伞收回,引风误了白衣女子花灯的向,随即跃回岸边隐在人群中。
    那花灯摇摇晃晃,撞翻了旁边一盏灯。
    “啊!对不起!我...”白衣女子一抬头,撞进一双好看的眼睛里。
    “姑娘既撞了在下的灯,那姑娘就做在下的灯吧。”青衣男子摇扇轻笑。
    白衣女子一阵脸红:“流氓!”
   
    三世情缘,算是圆满。
   “世间唯有长情难,愿你们...”这末几个字,不用再说。红娘还是红娘,自孑身一人。

算是瑞嘉

#私设场景迷宫赛#
#主对话,不会写打斗#

    这里的地形变换依然复杂,我望了望头顶不见天日的迷宫,叹了口气。身后一股熟悉的威压传来——又是他。
    “嘉德罗斯。”躲是没有用的,这个人会用各种方法找到你。我干脆转身直面应对——今天他身后并没有红绿灯组。
    “嘿格瑞!找到你了。来切磋吧!”
    不等我答应,他便挥舞着大罗神通棍向我袭来。我横起烈斩,直面应对。
    “为什么是我?”我看着他那被神通棍遮了一半的包子脸,明明应该是个孩子。
    “我跟你说过,那些渣渣不配跟我动手。只有你格瑞,只有你才能配得上是与我一战。”他虚晃一招闪身退后,继而将手里神通棍变大,强劲的力道直直向我压来。
    我看准他下压的时机,烈斩一顶,翻了出去。
    “自认是这个世界的强者,殊不知可能是世界在控制你呢?”我小声说着,不知道是对他说还是对自己说。
    “格瑞!打架别分心!”——

我决定要发一下我觉得最仙的一张图ahhh...当然这是很久之前截的了

皮一下
这个是自己改的图(不是老福特另一位大大的图!)

重要时刻

-重要时刻
-大概我的比喻句是小学生水平
-没有剧情,练笔

       晚上九点半,离他任务的结束时间还有一个晚上,极重要的一晚。
       郊外,几座二三层的破旧民屋隐在漆黑一片的树林里,周围太黑了,连月亮都身躲在云层后面,吝啬她那一点月光。而他,正伏在其中一座屋顶上,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。
       三天了,他潜伏在这已经三天。除了一点的吃饭休息时间,他一直都是伏在这屋顶等待着他的目标。树林里水气太重,他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湿透,不知是他的汗水还是林间水气,衣服黏腻地沾在身上,他的喉咙干得冒烟。但他仍警惕地注视着下面。这一晚太重要了。
       突然,远处传来两束亮光,他仿佛是久在沙漠穿行中的人遇到水源一样,那两束光给了他无限希翼。通过望远镜,他看到了那亮光是从一辆年上发出来的。错不了了,是他的目标。他认得车牌。
       他端着狙击枪。警惕地看着车来的方向,手随时准备扣住板机。他紧张得咽了咽口水。就在车子准备开进他的射程范围以内,车突然停下了,从车上下来几个全副武装的大汉,拿着手电在周围照。“该不会是下面藏着
接应的弟兄被发现了吧?”他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,身子往下压了压,藏得更深了。这种节骨眼出事,他始料未及。
       天像帮他似的,那几个大汉只是用手电照了一会就又上车,大概是赶时间,车子再次启动,缓缓驶进他的射程范围,他的眼睛死死盯着车窗,手再次扣上板机——声响惊得那林间深藏的乌鸦乱飞,车子猛地杀住,那几个大汉再次下车,动作是难以掩饰的惊慌。
       屋顶不能再留了。他带着枪跑下二楼,确定目标已经解决。他顺着预先准备好的绳索跳下楼,隐在一片黑暗中。
       刚好十二点。